国家一级博物馆:遵义会议会址

风景名胜 admin2015 暂无评论

遵义会议纪念馆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而建立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早建立的21个革命纪念馆之一。位于贵州省遵义市子尹路96号,1955年10月开放。
    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遵义会议会址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4年底,毛泽东主席为纪念馆手书“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 。1993年被国家文物局选定为“全国优秀社会教育基地”;1995年,团中央命名为“全国青少年教育基地”;1996年,国家教委、团中央、国家文物局、文化部、民政部、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命名为“全国百个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997年6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公布为100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5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旅游局等13个部门日前联合公布为30条全国红色旅游精品线和100个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近年来,随着红色旅游不断发展,免费开放工作深入开展以及遵义周边交通环境的改善,前来遵义会议纪念馆参观的观众与日俱增,2013年达到362万人次。在开展免费接待工作的同时,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功能拓展,先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部、公安警卫部队、贵州省军区、浙江大学、同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以及上海市开关总厂等部队、大中专院校、企事业单位建立为共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进一步充分发挥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的社会教育作用。

1.jpg

该馆是贵州省唯一的国家一级博物馆。由遵义会议会址等十一个纪念场馆组成。会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老城杨柳街的红军总政治部旧址,新城幸福巷的遵义会议期间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住处,属于遵义会议会址的组成部分,也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遵义会议纪念馆以复原陈列为主,先后复原展出了遵义会议会址、遵义红军总政治部旧址、毛主席旧居、苏维埃国家银行旧址、遵义红军警备司令部旧址、遵义会议期间秦邦宪、李德住处、遵义会议期间邓小平住处等七处等革命旧址的复原陈列。另外还举办了陈云与遵义会议、李卓然与遵义会议、彭雪枫将军展览、张爱萍将军生平事迹展等临时展览,使纪念体系不断延伸,景区功能不断完善,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发挥巨大的作用。

遵义会议纪念馆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而建立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早建立的21个革命纪念馆之一。1951年1月,为庆祝中国共产党诞辰三十周年,中共遵义地委成立了“遵义会议纪念建设筹备委员会”,着手遵义会议相关历史文物资料的调查征集工作。1954年8月,初步调查落实了遵义会议召开的地址是遵义老城柏辉章私宅。1955年1月,根据文化部的决定,成立了“遵义会议纪念馆筹备处”,最初编制为馆员4人。1955年2月,经贵州省文化局批复,成立遵义会议纪念馆,由长征时担任红三军团四师侦察参谋、十二团作战参谋、后因在娄山关战役中负伤流落遵义的老红军孔宪权兼任第一任馆长。1955年10月1日,筹展工作基本就绪,会址开始半开放,一边供有关领导审查,一边接待有组织的中、小学生参观。从1956年开始,遵义会议纪念馆连续三年派出专业人员爬山涉水,不辞辛劳,沿着红军长征在贵州的路线,用10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44个县(市)及川南、滇东北5县的征集采访任务,比较全面地掌握了中央红军长征在贵州路线和战斗情况的资料。1957年7月,遵义会议会址正式对外开放,工作人员包括通讯、勤杂共为10人,下设总务组、群工组、征保组、研究组。1958年11月,遵义会议参会者、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遵义会议参会者、时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最后确认了遵义会议会址的位置,并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史料信息。
1960年6年,遵义会议纪念馆编写出版了《红军长征在贵州》一书,这是红军长征所经过的省份中最早整理出版的一本书,也是建国后继1958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一书后,国内第二本关于红军长征的书。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80处,遵义会议会址为其中之一。1964年2月,遵义会议会址进行全面大维修,在保证外形恢复原状的原则下,采取整体脱落、原状安装、重新修复的方法,对会址内陈列重新进行了布置。并根据调查材料,在会址楼下复原陈列了作战室、参谋人员住室、警卫班室。在跨院,复原陈列了朱德、周恩来住室及警卫班室。同时,把会址东侧原房主晒酱台旁的小楼,恢复为电台室和电台工作人员住室。1964年11月,毛泽东题写了“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这是毛泽东在建国后为革命纪念地唯一的题词。1983年12月,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将遵义会议期间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住处,“红军总政治部旧址”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遵义会议会址”的组成部分进行保护。1984年11月,邓小平为红军总政治部旧址题写了匾牌,为遵义红军烈士陵园纪念碑题写了“红军烈士永垂不朽”八个大字。1991年、1996年,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先后两次参观遵义会议纪念馆,并敬录毛主席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作纪念。1996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胡锦涛参观遵义会议纪念馆,并签名留念。
“长征精神诲育千秋,遵义会议永放光芒”。五十多年来,遵义会议纪念馆不断弘扬遵义会议精神,拓展爱国主义教育功能,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教育基地作用。1993年被国家文物局选定为“全国优秀社会教育基地”。1995年,团中央命名为“全国青少年教育基地”。1996年,被国家教委、团中央等联合命名为“全国百个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997年6月,被中央宣传部公布为100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馆占地面积已达60000平方米,工作人员300人,接待观众每年360万人次,讲解批次4万余批次。近年来,还被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委、财政部、文化部等部门评为全国文化工作先进集体、全国精神文明创建先进单位、全国红色旅游工作先进单位、全国文明单位、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工作先进单位、国家首批一级博物馆等荣誉称号。
多年来,遵义会议纪念馆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旗帜,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以突出爱国主义教育为主题,以抓好纪念馆事业为主线,以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为主导,坚持事业推动产业、产业反哺事业“两手抓”、“两手硬”,内强管理服务,外促经营发展,各项工作取得了较好成绩,使纪念馆爱国主义教育、文化事业发展、文化产业开发等各项工作齐头并进,协调发展。

遵义会议是1935年1月红军长征途中党中央召开的一次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会议。对这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中共党史乃至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党内外都已经形成了广泛共识。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都明确认定了遵义会议在党的历史上的伟大功绩。但对这次回忆到底留给我们哪些宝贵的精神财富?或者更具体地说,如何表述遵义会议精神?党史界、学术界讨论热烈,见仁见智。依据“忠于史实、激励当代、启迪未来“的原则,当前应当大力弘扬遵义会议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坚定信念、民主团结和务求必胜等二十字精神。
首先应大力弘扬遵义会议实事求是的精神。遵义会议堪称实事求是的历史典范,无论是对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历史总结,还是对红军进一步军事行动的谋划,亦或是对犯错误同志的批评和对被错误处理的同志的重新起用,无不体现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早在大革命失败后,在探索武装反抗国民党发动派的革命道路时,毛泽东同志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最早放弃攻打大城市,转向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进军,把战略退却变成战略进攻,开创了一条中国式的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革命道路。但是“左”倾领导人坚持本本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思想路线,拒不承认毛泽东同志的这一伟大创造。虽然他们后来也不得不从大城市转移到农村根据地,但仍然排斥毛泽东同志的正确主张,最终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丢失了中央根据地,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遭致革命的重大损失。遵义会议是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伟大胜利,它是付出了重大代价换来的。湘江之战后,到底是不顾严重敌情继续坚持与二、六军团会合,还是实事求是改向敌人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进军?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实事求是,就能绝处逢身,化险为夷;反之,就可能大难临头,全军覆没。
第二,要大力弘扬遵义会议独立自主的精神。毛泽东指出:“我们认识中国,真正懂得独立自主,是从遵义会议开始的。”遵义会议是我们党第一次在没有共产国际的干预下,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会议。从偶然性来看,红军长征前夕,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中断了通讯联系;从必然性来看,经过14年艰难曲折,特别是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初期的一系列挫折,红军高级将领和党的高级干部已经从实践中懂得,要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必须走自己的路。作为共产国际的东方支部,中国共产党在它幼年时期得到过国际的许多帮助和正确指示;但毋庸讳言,共产国际及其派到中国来的同志,由于不了解中国情况也对中国革命有过不少错误指示,使我们遭受许多不应有的损失。早在1930年5月,毛泽东同志在《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就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教条主义的问题,对如何看待共产国际指示作了科学的回答,并最早认识到“中国革命斗争要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从遵义会议开始,党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和党自身的重大问题。这是中国共产党由幼稚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第三,要大力弘扬遵义会议坚定信念的精神。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确立了自己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始终坚定共产主义事业必胜的信念。正是由于有坚定的信仰和必胜的信念,所以才能历经磨难而不垮,屡遭挫折而不散。遵义会议前夕,党和红军陷入了极度危难之中:红军从长征初期的8.6万人经过湘江战役后锐减到不足3万人,前有重兵堵截,后有敌军围追,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生存环境十分险恶,随时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但从党的领导人到普通战士,没有动摇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的中国革命事业必胜的信念,大家处变不惊,遇难不馁,认真总结失败的教训,积极寻找正确的道路。正因为如此,才使遵义会议得以召开,错误路线得以纠正,正确路线得以确立,从而转危为安,转败为胜!毛泽东同志在娄山关上写下的豪迈诗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不畏艰辛、勇跨征程的鲜明写照。长征是人的力量的赞歌,它告诉我们:即使面对生存绝境,只要有崇高的精神和坚定的信念,什么艰难险阻都能战胜。一位老红军说过:当年我们靠什么克敌制胜?靠理想、靠信念,靠的是视死如归、前仆后继的高尚情操,一句话,靠的是精神的力量。
第四,要大力弘扬遵义会议民主团结的精神。遵义会议是我们党在幼年时期依据民主集中制原则,在没有共产国际直接指导的情况下,自己解决自身重大军事和组织问题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根据民主集中制、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取消了“左”倾错误领导人的指挥权,对思想上还未认识到错误的领导人,采取了耐心等待的态度。改变了过去对犯错误同志无情打击、残酷斗争的做法。遵义会议是正确进行党内斗争的光辉典范,是体现党内民主团结的光耀典范。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特别是湘江战役惨败后,博古、李德受到红军指战员的强烈指责,要求更换领导人的情绪明显滋长,一些曾经支持过“左”倾错误的领导人,也在血的事实教育下,逐渐改变态度。所谓“担架上的阴谋”,实际上是毛泽东与其他同志正常地交换意见,对党的事业负责的表现。不是“非组织活动”,不是“阴谋诡计”,而属于“个别酝酿”。遵义会议也是按照党的“会议决定”的原则,集体讨论和决定党的重大事务。会议前后召开三四次,大家的意见发表得都比较充分。虽有尖锐的交锋但没有人身攻击,虽有严厉的批评但没有以势压人,就在作出决议(《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后,仍然允许一些同志保留意见。这是一次真正民主的会议,表明我们党即使在幼年时期,对民主原则的奉行就是那么虔诚那么认真,无愧是一个按马克思主义革命原则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党。这是一次真正团结的会议,这种团结不是无原则的一团和气,二是经过明辨是非后思想认识上的团结统一。
第五,要大力弘扬遵义会议务求必胜的精神。为什么要开遵义会议?为了转危为安,转败为胜。为什么要批判“左”的错误,为了端正党的路线,夺取革命的胜利。务求必胜就要敢于坚持真理,只有坚持真理才能保证党和红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真理要能在党内占上风,既要求掌握真理的少数人能以务求必胜的精神出以公心,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又要求大家也能从务求必胜的要求出发,出以公心,勇敢地服从真理。列宁说过:“向真理低头不算丢人。”陈云说:“要真理,不要面子。”张闻天说:“真理在谁手里,跟谁走。”他在遵义会议上作反报告,尖锐地批评了博古的严重错误,认为博古文过饰非的主报告基本上不是正确的。王稼祥也严厉批评了博古、李德在军事上的错误,拥护毛泽东来指挥红军。朱德也发言明确支持毛泽东。周恩来不但主动承担责任,且全力推举毛泽东领导红军今后的行动。就是对遵义会议一度持保留意见的博古、凯丰等人,在长征后期特别是到了延安以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增强了必胜的信心,改变了看法,表示心悦诚服。党的历史证明:什么时候,我们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的事业就会兴旺发达,就胜利;什么时候我们坚持错误,背离真理,党的事业就遭受挫折,甚至失败!场正式以我们的胜利和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的。我们为什么会胜利?并不是因为党一贯正确,不烦多雾,而是因为我们党能坚持务求必胜的信念,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这就是新生无产阶级政党不可战胜的真谛。正因为如此,列宁说:在无产阶级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条通向死亡,一条通向胜利。死亡不属于无产阶级。

转载请注明:印象贵州网 » 国家一级博物馆:遵义会议会址

喜欢 ()or分享